第三章

作者:iris johansen
  “你看来很疲惫。很吃力的行程吗?”
  莎拉回头看见乔顿倚在机场海关出口门旁边的墙壁时,心脏不禁怦然一跳。他穿着一条老旧的牛仔裤、奶黄色的衬衫,袖子卷到手肘以上。他的手臂交抱在胸前,在她四周的一片喧嚣中,显得沉静、强壮与出奇的容光焕发。“很平常,但是圣地卡哈实在太远,我大概是跟不上喷射机的速度吧!你能到机场来接我真好,我没料到半夜里会出现任何熟人。”她眯着眼睛打量他的脸。“我想你不会告诉我怎么知道我搭乘的班机?你和麦达文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?在他的酒会中,你们两人看来像知己。”
  “我几乎不认识达文,但是确实有一点生意上的关联。”他提起莎拉的衣物袋与睡袋。“并不是他告诉我你何时抵达。我的车在停车场,你有办法料理那只公文包吗?”
  她点点头,跟在他后面。“那你怎么知道的?这趟旅行太匆促,我甚至没有足够的时间在抵达圣地卡哈之前预订回程的座位。”
  他微微一笑。“没派侦探,我保证。”
  “乔顿,讨厌,快告诉我——”她停住脚步,睁大眼睛。“等一下……你不会正巧也是雷亚力的知己吧?”
  “亚力和我是旧识,彭氏企业最近在马拉塞建筑一幢饭店,七个月前我在圣地卡哈时,在王宫里度了几个周末。亚力是个很风趣的人,你采访他的结果如何?”
  “太棒了,可能是我经历过最棒的事情。他放射无比的光彩与力量。”她停在奔驰的车门边,转身面向他。“你安排的,是不是?我就觉得古怪,一年多来,他始终婉拒我的专访,那位回教领袖的秘书怎会突然打电话给达文安排一次采访。是你在其中穿针引线让我获得这次访问?”
  “如果你在新闻界中没有十足的声誉,亚力也不会同意接受你的访问。”乔顿打开车门,把行李放入后座。“当他打电话告诉我契约完成时,提到他对你印象深刻,所以或许你最后总会获得这个机会,我只不过加速其中的过程。”
  她冲动地伸出手攫住他的胳臂。“但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  他全身一紧,目光落在她攫着他胳臂的手。她的眼睛跟着他的目光移动,突然敏感地觉察自己白析纤细的手指触及他古铜色结实的前臂……他温热的皮肤……他身上放射出几乎可以感觉威力的磁性活力。
  她迅速抽回自己的手,勉强堆起笑容。“我以为我们协议过,不再有任何礼物。”
  “那不是礼物,是补偿。”
  “补偿?”
  他点点头。“我们结婚时,我说服你放弃工作生涯九个月。既然我偷走你珍贵的东西,只有奉还你同样珍贵的东西才说得过去。”
  她咽口气,以便放松喉间突生的紧张。“用银盘盛上雷亚力?”
  他罕有的温馨笑容化解了一脸的严肃。“我怀疑是否有任何人胆敢用任何盘子端出亚力,但是如果我能帮忙实在是无上光荣。我恐怕你必须自己联络撒切尔夫人,我和这位女士素昧平生。”他扶她进入汽车后,不一会儿即滑入她旁边的驾驶座。“往后靠,放轻松。如果你睡着了,我会在抵达你家时叫醒你。”
  她摇摇头。“在『世界报导』让我下车,我必须立刻交出这个故事,否则赶不上这一期。”
  “现在是凌晨三点,你已经筋疲力竭。”他声音里突生的强悍吓她一跳。“为什么不能等到——”当他看见莎拉的表情时戛然止住,等他重新开口时,他的语调已经完全克制平静。“你一定要今晚交出?”
  她点点头。“最后期限,分秒必争。”
  “好。”他将奔驰倒出停车场。“我送你到办公室,在外面等你完成工作,然后送你回家。”
  她皱起眉头。“你疯啦!我可能要几个小时后才能离开。只要放我下车,届时我会搭出租车回住处。”
  “我等你。”他重复一遍,露出微笑看着她。“正如你刚才说的,分秒必争。”
  敲门声响亮而不容忽视。
  “马上来。”莎拉猛然抓起搁在床铺上的风衣,匆匆走向大门。“你来早啦。”她打开门。“我以为——”
  “意料之外的事情往往更有趣。”麦隆露齿笑着,并在莎拉鼻尖上轻轻一吻。“你现在应该知道了,莎拉,乔顿很少按照别人的期望做事。”
  “我还以为你已经回到派比特了。乔顿没提起你仍然住在这里。”她轻快地拥抱麦隆一下,并感受他一向散发给每个人的温馨关爱。“你为什么不打个电话?”
  “听乔顿说,上个星期他一直让你忙得很,我想,我最好等你和乔顿有机会把事情解决之后再露面。”他的笑容褪去。“老天,我真高兴事情有了进展,亲爱的。”
  “我也一样。”她柔声地说。“不过现在还太早,除了寄望将来,什么也不能确定”
  “你说话的语气和乔顿一模一样。”他的目光仔细搜寻莎拉的脸部。“尽管如此,未来的希望似乎已足以使你从心底里神采奕奕。”
  莎拉对他感觉的印象并不意外。有时她认为自己体内迸射的光芒,能够照亮旧金山。“你对乔顿的说法没错,他改变很多。”她从来不敢梦想乔顿能够像上个星期里那么温文谦恭。他显露了本性中完全不同的一面。以前她只知道他聪明能干,但是从来没发觉他也体贴而宽厚。
  “我很高兴你这么说。”麦隆黑色的眼睛充满温柔。“你终于和他建立好朋友的关系?”
  “还没有,不过也许很快就会,麦隆。”她觉得一股狂放的喜悦冲上心头。很快就会。她可以感觉这一层美好的关系正在靠近,感觉它正由水平线上冉冉升起。她套上夹克。“乔顿应该随时会到,他要带我去看海湾对面一块新买的建筑地。你何不与我们一起去?”
  “计划有点变更,乔顿打电话要我来接你。他吩咐过我,并且说他在那里和我们会面。”
  莎拉感到些微不安与失望。“噢,我猜他太忙,没办法亲自来接我。”她期望获得乔顿全盘的关切并非挺合理的,毕竟她从圣地卡哈返回的那晚以来,他几乎每天傍晚都陪她。然而她还是有点失望,该死!
  麦隆耸耸肩。“他搜搜我的身体,还说到某种试验之类的玩意。我不懂他究竟是什么意思。”
  “我想我知道。”她柔和地说,忆起他们坐在钢桁上俯瞰城市那晚乔顿所说的话。
  他再度向自己挑战,对抗他的占有欲与嫉妒心,正如他的畏惧一般。“我相信我完全明白他的意思。”她挽起麦隆的手臂,关上房门。“来吧,麦隆,我有预感今天会有一个美好的下午。”
  他蹙着眉,迷惑不解。“既然你这么说,好吧,其实我个人对于漫游郊野并不热中,我是个十足的城市小孩。”他急急忙忙加上一句:“但是,如果我被迫忍受这种无聊的田园之行,仍然会很高兴有这么愉快的同伴。”
  “得了吧,麦隆,”他们进入电梯时她说道。“我只是你的嫂嫂,省省你的殷勤,留给更重要的对象。”
  “我一向都很殷勤。”他愤愤不平地说。“这是我难以抗拒的魅力之一。”
  当天下午如莎拉期盼中一样的美好,当她在建筑工地漫步并与麦隆及乔顿欢愉地闲聊时,可以感觉幸福在体内沸腾。她几乎无法保持安静,阳光太灿烂、天空太蔚蓝,她的心情太兴奋,无法掩藏自己的感受。她像一只热切的小狗来回地跑动,对着海湾的景致及种在这片土地北界成排的美丽油加利树,不断比手划脚。“没有任何植物比油加利更好闻。你们记得半月湾那株魔鬼橡胶树吗?我经常吸入它的清香,其且认为绝对没有任何东西——”当她截获麦隆与乔顿互换的顽皮笑容时,霎时止住话并对两人扮个鬼脸。“我是否曾经告诉你们,我多么痛恨特殊的照顾?”她俐落地转个圈。“但我拒绝让你们这一类英雄主义的澳洲人来烦我。我觉得太棒了。”
  乔顿摇摇头,严肃的嘴型在笑意中变成一道孤线,显得异样的温柔。“也许我们受到的照顾不如嫉妒那么多。我好久好久没享受过这么多的生活乐趣,真是……相当美妙。”
  她站着对他笑,抬起手拂开脸上一缕散乱的头发。他才是那个带来美好的人,她心头默默地想。阳光照得他的黑发闪闪发光,清风将他蓝色的细纹衬衫吹拂得贴紧宽阔的胸部。他脸上一片红润,使他古铜色的皮肤更显得迷人。他叉开双腿站立,陈旧的牛仔裤衬出他瘦削的臀部与肌肉结实的大腿。他充满十足的男性气概,那么性感,当她抬头仰望他时,甚至可以感到全身一阵灼热像电击般袭来。上个星期里,乔顿的举止中掩藏了所有的性感痕迹,而且从没打算挑起她的欲望。他现在也没这种念头,但是她却不由自主地对他最显着的特点之一——性吸引力——起了反应。她发觉自己的笑意消逝,喉头难以呼吸。
  他知道她的感受,从他脸上突现的肃静就能明白。她用舌头紧张地湿润嘴唇,发觉得乳头硬挺,抵住棉质的T恤。她应该挪开视线。现在冒险与乔顿发生性爱未免太快。如果她的理智明白这个事实,她的身体为什么不能同样地敏感?它早已等待着,一股股灼热像瀑布溅射水花。没错,她绝对应该挪开视线。
  结果,乔顿先挪开视线,他转身远眺海湾。“我们该动身回去了。”他的语音含糊,身体的线条绷紧。“麦隆,你开车送她回家。”他举步穿过草地,走向停在路边的奔驰。
  快乐、奔放、幸福。他知道那一刻里她是多么柔弱,但是并没有利用她的柔弱采取任何行动。没有摆布、没有诱惑,只有诚恳、克制与正直。“等一下。”她的声音轻快。“等一下,乔顿。”
  他停住脚步但是没有转身,她知道紧张缚住他全身每一束肌肉。“什么事?”
  “我想开个派对,你还没和我在这里认识的朋友们会过面,我希望你能认识其中几位。今晚你和麦隆何不过来,我们可以开几瓶酒并且——”
  “今晚不行。”
  “你很忙?”她的声音掩不住失望。“我知道通知太急,可是——”
  他轻声吐出几个字。“很好,我会到场的。”然后继续大步走向奔驰。
  “我并不是要他取消原有的计划,”她喃喃自语。“只是希望——”
  “他会了解的。”麦隆的目光跟着他的哥哥移动,仿佛非常了解。“对乔顿来说这不是一段轻松的时光,他在极短的时间内已经前进一大步,如果他稍微故态复萌,也是值得谅解的。莎拉,别要求他太多,好吗?”
  “我只希望他来参加派对,而不是裁减核子军备。”她涩涩地说。“我看不出有什么好紧张的。”
  他搭着她的手臂,温和地催促她走向他停在乔顿之后的汽车。“今晚结束以前,或许是有点紧张。”他的眼睛突然一闪。“既然你那么诚意邀请,我很乐意参加你的派对。”
  “噢,麦隆,对不起。如果你不来,我一定失望透顶。只是乔顿他——”
  “嘘,我知道。”他偷偷向她挤个眼。“不过如果你真的想补救,务必邀请几位你最出色的女朋友,好安抚我的内在。”
  “一言为定。”她咧嘴笑道。“高眺的金发女郎?”
  他点点头。“都可以,我很容易满足。”
  她很不以为然地嗤之以鼻。“和我听说的大不相同。我会瞧瞧是否能在旧金山找到任何没有听过你的盛名的女孩。”
  “我在城内只住了一星期,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期间里赢得浪荡的恶名?”
  “对你来说,一星期已经够长。”她又恢复乐观与热情,并且加快脚步。“赶快,没多少时间呢!我得打电话约人,然后去食品店精选几样可口的乳酪与点心。”当她努力思索碗橱里现有的东西时,眉毛挤在一块。“也许你可以去帮我办妥这件事,那么我就可以去酒店挑瓶好酒。”
  “起先扮演唐璜,现在却成了跑腿。”他举起双手阻止她的抗议。“开玩笑的,我很乐意效劳。相信今晚的聚会一定热闹非凡。”
  乔顿在房间对面专心听施琳达以夸张的手势描述她的雕塑新作品。
  “他还不赖。”萍妮从远处打量乔顿时,勉勉强强地说。“他显然迷倒今晚视线内的每一个人。”
  “也包括你。”莎拉椰榆地说。“承认吧,萍妮,你喜欢他。”
  “他很聪明,对于中东地区的风云有独到的洞察力。”当她接触莎拉的目光时,终于缓慢地点点头。“我发觉他迷人、机智、有魅力。你满意了吧?”
  莎拉摇头。“我希望你喜欢他。”
  “你不会喜欢一座火山,”萍妮涩涩地说。“你只是羡慕它的美丽,尊敬它的威力,惧怕它的潜能,但是不愿带它回家宠爱它。”她的表情软化。“除非你的名字是陆莎拉。”
  “他已经改变,”莎拉说。“他比我以前认识的乔顿开放而自由得多。”
  “你确定自己不是只看到心里想看的一面?”
  莎拉心中顿时迟疑片刻。然而,当她的目光回到房间对面的乔顿时,再度恢复信心。“不,他真的有所改变。乔顿向来痛恨派对,他会尽一切力量避开。现在呢,你瞧瞧,他真的自得其乐。”
  “是吗?”萍妮把酒杯搁在门边的茶几上。“呃,表面上看来如此……当他没监视你的时候。我必须先告辞,明天一早得赶上飞往洛杉矶的班机。”
  “监视我?”莎拉皱皱眉。“他没监视我。”
  “也许不是很明显。”萍妮歪嘴笑一笑。“但我打赌,今晚每一刻他都完全清楚你在房间的哪个角落。现在,像个得体的女主人送我到电梯口,我要告诉你布凯莉在我们上期杂志刊登的相片嬴了大奖。”
  “枪杀鲸鱼的那张吗?的确很棒,只有凯莉能够同时捕捉脆弱与强悍的感觉。”她随着萍妮走出房门,横过门廊抵达电梯前方。“非常吸引人。”
  “是的,确实如此。”萍妮踏入电梯。“晚安,莎拉,今晚的派对很愉快。”她按下开关,电梯摇晃一下然后开始移动。“但是提防那座火山。我可不希望他决定爆发时你在岩浆的途径上。”
  莎拉呵呵地笑了。“萍妮,他不会——”她停住没说完,电梯已经载萍妮降到听力范围之外的地方。一股不自在的感觉使她苦笑。她尊重萍妮的观察力与判断力,但是这一次她的朋友显然判断错误。萍妮不了解乔顿,也不了解他所做的努力。她听见一串欢乐的笑声,于是嘴角带着一抹热忱的笑意转身回到房间里。不,萍妮并不了解。
  两个小时后,她送走最后一位客人,关上门并转身面对乔顿,满足地轻叹一声。“很有趣,是不是?我真喜欢派对。”她开始收拾门边茶几上的杯子与碟子。“哇,这个地方看来像灾区。我看见你和武雷蒙聊天,他是否向你推销他的作品?这个可怜人过去两年来一直想找个有钱的赞助人。他痛恨饿肚子的艺术家生活。”
  “那么他为何要作画?”乔顿拿起两只酒杯与一只餐点盘,跟着她走向厨房。
  “噢,他爱画画,只痛恨饿肚子的那一部分。他很好,真的。长沙发上的就是他的作品之一,”她把碟子叠在碗橱上。“我用四顿牛肉大餐跟他换来的。画的主题是『菊花』。”
  乔顿狐疑地瞄着画布象牙色的背景上黄、橙斑驳的色块。“我相信一顿晚餐就够了。”
  “你太挑剔。我喜欢它的明朗与欢欣的气氛。”她接过乔顿手中的餐点盘,放在料理台上。“而且我欣赏它时总觉得快乐无比。”
  一抹笑意从他脸上绽开。“那么它无疑是幅值得四顿大餐的精心杰作。”他仔细打量她的脸。“你为何不厌其烦地介绍武雷蒙?我知道不是为了那幅蹩脚的画。”
  “我为他感到遗憾,做个艺术家不容易。”她开始把杯盘装入洗碗机。“而且他爱我的牛肉餐。任何人若是有这份品味欣赏我的烹饪技术,至少都有正确的直觉。雷蒙不发牢骚时可能更可爱。”
  “其它人呢?你的朋友可真是五花八门,艺术家、雕刻家、教师、汽车机械师。”
  “我喜欢人们,”她简洁地说。“我发现他们大部分都很有趣,值得交往。”
  “他们也喜欢你。”乔顿专心地打量她。“今天晚上,每当我看见你的时候,总有人围绕在你四周。有个人老是对你笑、和你说话,”他转开目光。“还挽着你。”
  她小心翼翼地把杯子放在洗碗机的上层。“萍妮说,她认为你很聪明。”
  “我喜欢你的朋友萍妮,但我不认为她也喜欢我。”
  她倒了一点清洁剂在喷洒器里。“萍妮并不讨厌你,她只是站在我的立场对你有点提防之心。”
  乔顿点点头。“她爱你,我不会为了她不信任我而责怪她。”
  她抬起头看他。“你不会?”
  “她很聪明,能够看到许多别人看不到的地方。她对你说了什么?”
  她现出调皮逗趣的神色。“她把你称为火山。”
  他咯咯地笑起来。“我还有更糟的封号呢!我希望是座休眠期的火山吧?”
  “她没指明,但我猜测,她认为你相当活跃。我告诉她没什么好担心的。”
  他感到意外。“是吗?”
  “我告诉她,你已经和我在半月湾认识的时候不同。”她停顿片刻。“我可以信任你。”
  他的神情好象被她揍一拳。“你真……宽宏大量。我以为要花更长的时间才能使你相信我确实正往良好的修养迈进。”他再度望向别处。“另一方面,你向来非常信任别人,使我过去很容易支配你。我还以为你已经得到教训,发觉轻易信任别人是件危险的行为,莎拉。”
  她迷惑地注视他。“但是你要我信任你。你变了,乔顿,我看得出来、感觉得出来。”
  “没变那么多。”他脸颊上的肌肉颤动,实时转身离开。“我必须回去了,明天再打电话给你。”
  “有什么不对吗,”莎拉望着他大步穿过房间。“乔顿,是否我说了什么——”
  “不,你没说错什么。”他打开房门转身面对她。当她看见乔顿五官之间绷着的痛苦,不禁用力倒抽一口气。“我在努力,老天知道,我在努力,但是目前只达成一半,所以别过分信任我。”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刺耳。“我喜欢你的朋友,莎拉。但我不喜欢看到他们和你在一起。我不希望你对他们微笑、不希望你对任何人微笑,除了我。看到你——”他戛然止住并急促地呼吸。“但是,你是一个人人喜欢接近并对你微笑的女人——”他再度中断。“所以我最好习惯这个事实,是不是?”
  她还来不及回答,他已经关上房门。不久即传来电梯移动的金属摩擦声。莎拉直挺挺地站着,沉思乔顿的话,衡量其中的意味。灿烂的笑容缓缓绽开。他警告她别过分信任他,然而正因为这份警告,她更加信任他。
  她开始柔声哼着小曲,并按下开关开动洗碗机。
  乔顿返回他的豪华套房时,电话上的留言灯亮着,是马兰尼请他回电话。
  铃声才响了一次马兰尼就抓起话筒。“朱利安越狱了。”
  乔顿紧紧抓住话筒,甚至指节都泛白了。“什么时候?”
  “我不确定,大约是今晚天刚黑的时候。”
  “你的人员和纽约警察都在监视他,怎会让他溜走?”
  马兰尼一时默不作声。“我知道我们很丢脸。不是我找借口,不过纽约警察也有责任。朱利安显然溜得不见踪影,但是并不表示他往加州前进。”
  “也不表示他没往加州而来。”乔顿冷冰冰地说。“纽约警局是否已经通知此地的有关当局?”
  “我想是的。”
  “别用想的,要确定。”乔顿咬牙切齿地说。“同时我要你今晚在仓库那边安置一名人员。”
  “我们已经安排额外的监视,不会让彭太太发生任何差错的。”
  “你最好不要再出纰漏,上次你不也是保证不让朱利安溜走吗?”
  “照说他不可能通过我们的防线,我们一直和当地警方密切合作避免任何困扰。”马兰尼的声音流露无比的困惑。“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办到的。彭先生,我们的人手都是一流的。”
  “我聘请你们的时候就认为如此。”乔顿酸溜溜地讽刺道。“你最好名副其实,否则我会想办法让这事一路张扬到香港。我不希望我太太受到朱利安的丝毫恐吓,明白吗?”
  “我了解你多么懊恼,但是——”
  “不,你不能了解,你绝对无法想象我懊恼的程度,马兰尼。”或是害怕的程度,乔顿沮丧地想着。刺骨的恐惧带来一阵冰凉,扭绞他的五脏六腑,使他全身乏力。“和我保持联络。”他挂上话筒。
  朱利安。他曾看过报纸上刊登的相片,相貌平凡得令他充满怀疑。谋杀和残害年轻女性的男子,脸上应该有某种丑恶的标记。朱利安看来却……毫无迹象。
  “上帝,”乔顿喃喃地祈求。“别让他伤害莎拉。”不论多么可爱与宽容,多么温暖亲切与美丽,对朱利安而言是毫无意义的事情。他不会在乎,他只会把她当成一名牺牲的受害者。
  乔顿猛然离开电话,跌坐在书桌旁边的安乐椅上。不能让朱利安伤害她,不论他必须付出多高的个人代价,也不能让朱利安接近莎拉。
(本文由古典书屋提供:www.txtshuwu.com)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关于我们 - - 网站地图 - 收藏古典书屋

Copyright@2012-2014 www.txtshuwu.com古典书屋 版权所有 沪ICP备12047218号

古典书屋-发扬国学,传播经典,感受古典文学魅力!致力于为热爱古典文学的网友提供优质便捷的阅读服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