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回 吴云翥因醉误佳期 莫夫人赴斋成好会

作者:儒林医隐
  却说吴生回了贾宅,吃过晚饭,读了几页全体新论,又吟了几首李义山的诗,走出书房,向里边一路,缓步徐行,想与娉娉相遇,适娉娉同传女朱樱,执烛出来,与生遇着,娉娉惊讶道:“哥哥没有睡觉么?为甚来到这里?”生道:“口甚干渴,觅茶不得。”娉即教朱樱到茶房取茶,自己代樱执烛,放在台上,被风一吹,那烛油烁得汪汪流下,娉戏向烛说道:“你风流么?”生道:“小姐不闻李义山诗上说的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烛成发泪始干么?”妈道:“义山乃浪子耳,何必想念他。”生道:“人同此心,心同此意,那可以这些说话怪义山!”
  娉道:“据哥哥说来,亦义山一流人物矣。”生道:“风情幽思,自谓过于义山。”娉不答,看见壁上有琴,以手指道:“哥哥亦会弹么?”生道:“自小即欢喜学的,听说小姐弹得颇好。”好道:“略知一二。”不一会,樱送茶来,娉接杯亲送与生,生谢道:“何必要劳玉手。”娉道;“爱哥哥,敬哥哥,礼宜如此。”
  生要邀娉到房内谈心,娉道:“夜已不早了,哥哥宜早回房安置罢,来宵有便定来听哥哥弹琴,勿要出去。”于是大家回房安卧,到了明日晚上,夫人因多吃了两杯酒,不能出来,娉偷空走到东厢,生正立在阶前悬望,见娉来,喜心翻倒。即扶娉到房中坐定,生拂几焚香,把锦囊解出,天风环佩琴,请娉弹,娉觉得羞涩,不好意思,说道:“哥哥先弹。”生乃转移调弦,弹关唯一曲,以触动妇心。娉听罢,说道:“吟深绰注的妙法,-一皆精,可惜取声大巧,下指略轻些。”生极佩服,必要请娉弹,娉乃教朱樱把琴放在石台之上,弹《雉朝飞》一调以答之。生道:“妙哉妙哉,但这个词曲那声音未免淫艳。”娉道:“无妻之人,其词哀苦,其声凌怨,何得说是淫艳?”生道:“不错,若非那牧犊子,那能臻这妙境。”娉不做声微微而笑,当时两人谈心,正到极投机处,不料夫人酒醒要睡觉,唤娉娉,急忙走出,生茫然若失,面如死灰,无情无绪,躺在牀上,因歌如梦令一曲道:明月好风良夜梦,到楚王台下,云薄雨难成。佳会又为虚话误也,青着眼儿干罢。
  明朝生起身盥洗里,整好衣冠,到莫夫人处问过安,走出重堂,迤逦经过曲巷,想要到娉娉房内去,不认得路,走到清凝阁前少停,娉娉正在阁中,云鬓双弯,若有所思。生望见即停立窗外,向窗俟偷看,被小婢看见,告娉知道。娉走出怒向生道:“我要告诉夫人,哥哥为甚到这里来?”生惶恐谢道:“方才到夫人那边问安,迷路走到这里,兄妹之情,岂忍相迫太甚么?”娉道:“男子无故不入中堂,况且走到闺阁内么?
  今且饶恕一次,以后勿得再来。”生谢罪作揖不止,娉道:“聊以吓哥哥耳,哥哥忽恐。”因以手指阁前小瓦盆内养的瑞香一枝,唤福娘道:“你送到哥哥卧房里去,为哥哥作伴。”生谢道:“得此一枝,当以金屋贮之。”娉笑而颔之,福遂捧花盆送生出,生晓得福娘是娉亲爱的侍女,即取袋中小银数枚,给他买果儿吃,要想他暗通消息,私传简帖,福拜而受之。
  自此以后,如张生之得红娘了。歇了数日,值清明节,夫人备了酒席,要拉生同出城去扫墓,惟娉娉以小病新好,不能同去。生晓得娉不去,乃假意告夫人道:“何先生差人来唤,不敢不去,不及拜尚书神道,心甚不安。”夫人道:“先生召无诺,宜速去。”生暗喜,夫人遂乘轿而去,合家大小人等齐去。单有娉娉及小女使兰茹,在家服侍娉娉。生出避在旁舍,约莫夫人去远了,即归,走到内堂,见门关好,不得进去,轻轻敲门,娉娉听得来开,生急拉住福衣问道:“娉娉在那里?
  我要去会他。”福道:“小姐聪明贞洁,知书达礼,凛不可犯,妾岂敢造次,同少爷去唐突西施。”生拜求道:“我方以为得了你如张生之得红娘,令你乃说这话,失我所望矣。”福沉吟半晌说道:“他虽以礼自守,然爱情颇切,我尝见他拿镜自照,回顾我道:『何如月里嫦娥。』我答道:『想来差不多。』他即叹口气道:『嫦娥虽美貌,无奈只孤眠。』由是观来,可晓得他的意思了。”生道;“为今之计奈何?”福道:“我有吴绫手帕一方,少爷做一首情诗,写在帕子上,我拿去假落在地,等他抬起来看,少爷轻轻跟在我后,看他的光景,他若动心,事可成矣。”生欣然拿笔,向帕子写了一首绝句道:鲛棱元自出龙宫,长在佳人玉手中。
  留待洞房花烛夜,海棠枝上拭新红。
  福拿了帕子,放在袖内进去,生跟在福后,到了柏泛堂,见娉方靠在栏边,赏玩庭前海棠,正在那里吟清平调“一枝浓艳霞凝香,云雨巫山枉断肠”。生突然向前抚娉背道:“小姐为甚么要断肠呢?”娉惊起道:“狂生又来了。”生道:“韩寿偷香,相如涤器,狂者固如是么?”娉乃教福去筛茶来,福假意把帕子落在地下,娉拾起一看,怒道:“必哥哥所为,小妮子怎敢无忌惮若是?我将拿去告诉夫人。”生告谢再三继之以跪,娉乃回转面孔一笑,放在怀内,说道:“毋多言,姑且在这里共坐小叙半晌。”生大喜就坐,娉教福拿出佳肴美酒,与生对酌。生辞不肯饮,娉固劝之,生笑道:“这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哟。”乃与娉联坐,略饮数杯,谓娉道:“我奉母亲之命,为小姐的姻事,不远数千里而来。不料老夫人了无一语,说及从前的盟誓,反使我与小姐结为兄妹,其意可想,今小姐亦复漠然视同路人,真无聊赖。本拟即欲归去,因为未曾与小姐讲个明白,故尔迟迟未行。今日幸得说明心事,即当远别了,后会难期。我之心事既与小姐说明,成与不成,当明以告我,毋徒使我为周南留滞也。”娉闻生言,不禁泪下,叹道:“我岂木石人哉,哥哥这等说话,岂知我者?我自从遇见哥哥,忘餐废事,镇日夜心绪不宁,夙夜难寐,惟哥哥是念,愿以葑菲,得侍闺房,情老百年,乃选我平生之愿。惟恐天不与人方便,不能善始善终,如张珙与鸳鸯,中路弃绝,足为前车之鉴。哥哥如不弃管蒯,妄当永执箕帚,不必轻举妄动,当筹万全之策。”
  生道:“若等待六礼告成,则余墓草宿矣。你当怜我,勿使今夕空过。”娉末及回答,兰茹来报道:“太太回家矣。”生急忙走出回东厢,当夜无话。
  次早,生到夫人处请安,夫人道:“昨天经过湖边,佳景满前,使人应接不暇,可惜郎君不曾同去逛逛。”生唯唯而退,走过中堂,侧门边遇见娉娉及侍女满前,两人四目相往,不发一言,生一头走,嘴里吟道:“日暮乡关何处是,烟波江上使人愁。”娉听得知生有归去之志,急想安慰他一番,而又碍于众目。少顷福娘走到东厢,向生道:“娉小娘有信与少爷。”
  生拆出一看,乃七绝一首云:
  春光九十恐无多,如此良宵莫浪过。
  寄语风流攀枝客,直教今夕见嫦娥。
  生看罢大喜,颙颙然望日之斜,汲汲然盼夜之至。岂料向午时候友人金在镕来拉生出去,要到西湖边名妓林秀梅家吃花酒,生力却之,金一定硬要拉他去,只得同行。那林秀梅,颇明白词曲,人亦秀丽,素爱才子。见了吴生,曲意周旋,屡次劝以大杯。生意不在酒,叵耐两人横劝一杯,竖劝一杯,竟吃得醺醺大醉。归家之后,拿了一条褥子铺在房前石栏杆边地上,倒身便卧。
  及深夜月明,夫人睡熟,娉娉出来赴约,到了栏杆边,只见生正酣卧,酒气直冲,屡唤不醒,乃怅怅然徘徊阶下、徐徐走到生卧房内,拿了笔砚,做了绝句一首,写在生穿的湖色洋绸夹衫小衿上道:暮雨朝云少定踪,空劳神女下巫峰。
  襄王自无情绪,醉卧月明花影中。
  娉写罢,又到房内拿了一条被褥,替他盖好,恐他受寒,怅然归房。五更天色微明,生酒已醒,两眼朦胧,坐起来,但觉落花沾被坠露湿衿。忽然想着娉娉约的私期,啊哟不好了,懊悔无限。不觉流泪,起步花阴,忽被风吹开衣衿现出字来,急急看之乃绝句一首,认得是娉所染,因大怅恨,为人所误,失此良会,深负娉约,即把衣衿剪下藏好,仍和原韵,寄与娉道:飘飘浪迹与萍踪,误人蓬莱第几峰。
  凡骨未仙尘俗在,罡风吹落醉乡中。
  诗后又写一词,名忆秦娥,云:
  春萧索可怜,便负佳人约,住人约。今番准,莫教相违却。
  世间虽有相思药,应知难疗,身如削,身如削。盈盈珠泪夜深偷落。
  又停了一日,夫人闻西邻靖恭姚长者家,建金山佛会,凡三昼夜,思欲附荐尚书,以遗冥福。乃以家事交代娉娉,自己住在法筵台内,烧香礼拜。娉与生送夫人出门,一同进来,经过东厢,生硬拉娉进房,欲赋高唐。娉谢道:“萍柳贱躯敢自吝惜,但青天白日,耳目众多,倘若交接之际,云雨方浓,妾于此时如醉如梦,能保无意外之虞么?哥哥不要心急,今夜你到我房来,我当执烛焚香等候。”生以为然,至晚娉预先告诫婢仆们道:“老太太不在家,你们各宜早早歇息,男人不许擅进中门,女人不许擅离内寝,私行乱走。”众人皆听号令,人静之后,生寻着旧路,由柏峻堂转过横楼,中间有两条路相连,不知走那条路,可到娉室。正在踌躇,忽右边一阵风,吹得一股香气,扑鼻而来,心中大喜,晓得娉房不远,径从右边一条路进去。果然是娉卧房,只见绿窗半启,红烛高烧,娉娉穿一件湖色罗衫,着一条翠文裙,自拈龙脑香,向那千金雀尾炉中焚烧,香烟镣绕,烛影晶莹,望娉正如天仙一般,娉见生到,笑道:“卿信人也。”出来接进,同到内房。生见靠里,安一张黑漆罗钿屏风牀挂一项红罗圈金杂彩绣帐,牀侧首,排一张殷红色矮凳,上放绣鞋一双,弯弯如莲瓣。房前面宽阔一丈余,东壁上挂一幅二乔并肩图,西壁上挂一幅美人梳头图。壁下有两个犀毗桌对摆,一个放文房四宝,一个放妆奁梳掠等具,另有一个小花瓶,插着海棠一枝。生不暇细看,先请娉娉上牀,娉乃拿出一块白绫软帕,笑与生道:“哥哥的诗验了,真要海棠枝上拭新红呢。”生笑为娉宽衣解带,同入罗帏,娉低声说道:“妾自幼处深闺未知情事,交怀之时,恐怕勿胜,哥哥见怜,不为己甚。”生笑道:“姑且试试,庶几他日好惯,两人自效于飞之乐。不必细说。”次罢,生起挑灯看帕,仍交与娉收藏,留为后日表记。娉向生道:“贱妾陋躯已为哥哥所破,静言思之、有腼面目,伉俪之约,哥哥当善为图之,勿使妾为章台之柳埃倘有差错,妾当坠楼赴水以死,誓不学流欲之辈,无廉无耻,背盟改适也。”生安慰道:“我为男子汉,岂不能谋一妇人?况我与你,本有母亲指誓在先,今日之会,亦非同流俗之私偷,有玷清名,你不必过虑。”乃就枕上占唐多令一阔赠娉云:深院锁幽芳,三星照洞房。攀然间得效鸾凰,烛下诉情犹未了,开绣帐,解衣裳。新柳未揉黄,枝桑那耐霜。耳畔低声频付嘱,偕老事,好商量。
  娉亦和韵赠生道:
  少小惜红芳,文君在绣房。渴相如曲赋求凰,此夕偶谐云雨事,桃浪起,湿衣裳。从此褪蝉黄,芙蓉愁见霜。海誓山盟休忘却,两下里细思量。
  生自与娉往来好合,无夕不与欢会。正是:花间蝴蝶甘同梦,月下鸳鸯不羡仙。再看下回分解。
(本文由古典书屋提供:www.txtshuwu.com)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关于我们 - - 网站地图 - 收藏古典书屋

Copyright@2012-2014 www.txtshuwu.com古典书屋 版权所有 沪ICP备12047218号

古典书屋-发扬国学,传播经典,感受古典文学魅力!致力于为热爱古典文学的网友提供优质便捷的阅读服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