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回 诊关道远投镇江府 拜医王大闹海天村

作者:儒林医隐
  却说贝祖荫进得京来,刚刚天下大雪,无暇去觅寓处,遂找到江苏会馆住下。住了几日,闻得人说京里的戏甲于各省,比上海还胜。那些小旦,称呼相公。最阔的,就是王公大人,也与他往来,并起并坐的,若是人要通声气,觅门路,只要去巴结几个红相公,借他的声气,在那些阔老面前,吹嘘吹嘘,由你要做甚么样的勾当,就容易了。祖荫得知这等情节,遂逐日到戏园子里去看戏,那时正是十一月天气,祖萌穿一件鹔鸘裘,戴一项紫貂帽,服饰甚丽。到了戏园,见那些小旦,也有斯斯文文的,也有伶伶俐例的,也有讨厌淘气的,也有极标致的,身上穿的衣裳,都极华美,有海龙爪的,有狐腿的,有水獭的,有染貂的,都是玉琢粉装的脑袋,花嫣柳媚的神情。祖荫看得眼花,遂拣了几个有名的红相公,每日看过了戏,便带他出去吃馆子。每一次,总赏了几十吊,最红的,又赏他好些东西,想要做个阔老,闹些名气出来。那些相公们,见祖荫如此阔绰,倒也逢人即讲,渐渐吹入那些阔老耳朵里去,也有几人与他来往,那祖荫一张嘴又千伶百俐,满面春风,专会钻头觅缝,善于泛应曲当,所以不到两个月,也结识着好几个阔少爷。祖荫总把些银钱好处,去巴结他,京城里教做放线雀儿,拿几百丈线放了出去,终究收得回来的。
  那几个阔少,一个是潘大人的少爷,一个是翁大人的侄少爷,一个是徐大人的少爷,一个是廖大人的少爷,还有张少爷、陆少爷、孙少爷,一班的公子,祖荫-一结交得很熟。而于直隶的成大人尤为知己。且祖荫还有一样的秘诀,与那一班大人阔少来往,凡那大人阔少的二爷,一般称兄称弟,闲时也请他看戏,吃馆子,送东西。那些二爷们,得着他的便宜,在大人少爷面前,愈加说得贝老爷天上有,地下无的,那多少好处,又说他是个名医的儿子,医道本领,如何高强,量气如何宏大。
  那些大人少爷们无一个不相信二爷的说话。有时也请祖荫开几张方子,他书法写的是赵松雪体格,极其秀润,文理也通顺,药方是自小晓得的,所以开出来的通套方子,倒也大家说好,横竖那些大人先生也无一个是内行,赚得过他的。况且那绅宦家的毛病,也是不要紧的,只要在浮面上开几味和和平平的他就欢喜吃了,倒也一传十,十传百,百传千,一二年中,把祖荫的医名,闹出来了。遂托吏部文选司张少爷捐了一个吏部员外郎,与那一班阔少,来往更加亲近,且结交得更多。
  不料仲英子四月内发了病,日日服药,毫无功效,竟于四月底去世,文彬写了一封急信进京,祖荫接到了不免大哭一场,选匆匆忙忙的致信辞别各位大人先生,那各处送来的赙银,凑起来也有千金,遂于五月中旬回南,到得家后,与文彬办过丧葬,在家守制。一二年来,家道渐落,想欲以行医为生涯,恰好在京所结识的京官,也有放外省,到江苏来做的,祖荫便写信进京,托在京认识的官员致信与各处显要,推荐他的医道,遂到马路上租了一所大房子,门上贴起贝氏医室。初起生意,也是平常。忽一日,清两个差官到来,这差官是哪里来的?原来镇江关道张观察是翁大人的门生,也有六十上下年纪,素常有个痰喘毛病,不时要发,到底是上了年纪的人,经不起常常发病,这回子发了一阵。竟躺在牀上,不能起来。不但精神模糊,言语蹇涩,而且骨瘦如柴,遍体火热。到得后来,竟致痰涌上来,喘声如锯,病了两月,在镇江城内城外,及丹阳、常州等处,只要稍稍有点名气的医生,通统请到,一个方子,总得三四个先生商量好了,方才服下。而且一帖药,至少三四十块洋钱起价,若是便宜了,那张太太一定要闹着,说是“便宜的药,那里有好货,这药吃了是不中用的”。所以医生开的方子,总是那吉林参、珍珠粉之类,吃下去,初则不知不觉,吃到后来肚子也胀了,痰声也加多了,越吃越不象样,及得到翁少爷荐来的信,说这贝祖荫的本事,是当今少有的,现在上海行道,张太太得到这个消息,立刻打发两个差官,拿了大人的名片,到上海去请,要多少银子,就给他多少银子。好在上海有来往的银号,可以就近支取的。两个差官,奉了太太的命,马上动身,等到到了上海,找到了祖荫的公馆,一看倒也绝好场面,上门看病的不见几个,差官将名片投上,说明来历,祖荫见是镇江关道来请,知是阔老荐来的,要装点架子,说道:“啊哟,今天明天两日外面已有许多人家早来请过,已答应他去看的,此事有些为难了。大约两日以内。难以动身,须到后天方能应命。”那差官急要请去,说道:“先生总之一样看病,先生在府上,每天有多少进金通统包算就是了。”祖前沉吟一回道:“论起我的门诊出诊呢,每日至少也有二百块洋钱进门,况且出远去看病,又与在家不同,如要包算,每日三百元,盘川在外。”差官-一遵命,祖荫见差官已答应包洋,便满面笑容的说道:“二位路上辛苦,请在舍下歇宿一宵,兄弟略备酒席,到晚间请二位小酌。”又说了差官许多好话,那差官便也欢喜的说道:“大人毛病,极为沉重,耽搁不起日子,请先生即速动身,先生的盛情,心领就是了,我等在轮船上,包了大餐间,一切供应都有,不必先生费心。”祖荫道:“既如此,就收拾动身罢。”即带了跟班,搬了行李,同差官上轮船去,在轮船一切供给,不必细述。
  明日到得镇江,已是黄昏时候,上岸坐轿进城,到关道衙门歇下,两个差官,先进去禀过张太太,即请祖荫在书房内歇下,当时就有一班幕宾,及几个医生,来与祖荫叙谈。祖荫略为问过病情,即与诸幕宾及医生们,畅谈一切,利口善辩,巧言如簧,座中二十余人,无一不照应周到,人人如意,个个欢心。及索现前医诸方,亦都赞好,盖祖荫因自己本事平常,每到客边地方去看病,从来不说本地医生的一句坏话,所以看不好病亦并不招谤。当晚吃过夜饭,张太太即欲请进去诊脉,这位太太急如星火,方才祖荫一到,恨不得马上就要请进,替丈夫看了,把药灌下,就可以起死回生,不晓得祖荫听了幕友等说话,已知道这病有九成九不得好的,倘即刻开了方子,吃下去刚好出事,要坏我的名声,不如且装些架子,迁延一日,看看动静,所以太太使人来请,只推托说轮船上吹了风,又是没有好生睡觉,总得等我养养神,歇息一夜,到第二天再看。况且我们做名医的,不是可以粗心浮气的,等到将息过一天,敛气凝神,然后可以诊脉,如此开出方子来,才能有用。大家见他说得有理,也只好依他。无奈张观察的病,越发不成样子,看看只有出去的气,没有进来的气,张太太急得要死,只得亲自到书房内恳求,祖荫无法,勉强答应去看,于是十几个差官,打了十几个灯笼,把祖荫请到上房里来,此时张太太见先生进来看病,他的心上赛如丈夫的救命星君来了,满上房里洋灯、保险灯、洋蜡烛、机器灯,点得烁亮。祖荫走到牀前,只见病人躺在牀上,喉咙里只有痰出进抽的声响,祖荫将脉一按,觉得忽浮起来,一现,又然的去了,正是鱼翔暇游之脉,痰喘症见到此脉,即在不做医生的人也晓得不好了,就用黑锡丹等镇纳浮阳也是没用的了。当下祖荫诊过,不肯开方。无如生病的人家,心不肯死,每每病到将死的时候,还痴心想望他活,张太太苦求开方,也只得开了旋覆花、代赭石、厚朴花、五味子、磁石、龟板几味平平的药,聊以塞责。等到明日午刻,痰涌愈急,一口气不得回来,即告辞了。
  祖荫算了包洋,自回上海,以后生意,也日做日大。祖荫学问虽浅,人极灵敏,他见指南医案叶天士每用菠莱、金针菜等不入本经的药,他便想了许多出来,如养菜花、代代花、佛手花、厚朴花、梧桐花、玉蝴蝶、猴枣菇等不一而足,无论何等方子,总开了一二样在内,人家见了,以为这等药味又新鲜,又体面,吃下去又芳香,那些妇人家尤其中意,说是非名医开不出的。所以不到二三年生意也就好看了。况且祖荫前在京城里,结识那一班官场,到江苏来者不少,也替他揄扬。祖荫又与申江最行时的报馆主笔某君换了帖,结了弟兄,某君日日在报纸上作些长短论说,扬他的名,自然名气愈觉变大起来。一回祖荫向主笔某君道:“吾兄在报上替小弟昌言伟论,弟已铭感肺腑,吾兄可以再想些法子,使弟的声名,洋溢乎中国否?”
  某君沉思良久说道:“如称君为名医、良医,则今日的医生无论好歹皆自称为名医良医,是与众人相混,如称君为神医上医则古之医家已有此称,是与古人相混,至于医中之贤、医中之杰,更不必说了,即称为医中之相如范希文所说,犹是落第二层,我想得人所归往之谓王,做郎中的亦要使天下之人归往,自然声名洋溢乎中国了,则莫如称为医中之王,拜兄为今之医王可好么?”祖荫听得不禁手舞足蹈的说道:“如此名号,是纵横三万里,上下五千年,少有的了。”于是先将这些缘由,登在报纸上,择手八月中秋佳节,假座海天村,拜贝祖荫为医王:务请各位绅商,届日整肃衣冠,齐集海天村,特此预柬。
  事有凑巧,恰值上海名妓四大金刚中林黛玉与陆兰芬两人各要夺做花王,始而意气相争,继而口舌相角,林黛玉骂陆兰芬是搭马夫姘的,陆兰芬骂林黛玉是与戏子姘的,口舌相角不已,几乎要与娘子军动干戈了。于是金小宝、张书玉、小如意、洪文兰等恐二人口出恶言急闹不歇,万一闹穿了被那些阔老知道,于花花世界上的进步大有关系,遂起了合群的思想,邀同许多莺莺燕燕、姊姊妹妹,又请了报馆主笔某君,也择于八月十五到海天村作一合群大会,听凭公论判断,谁为花王,谁为花相,免得私下争夺,以伤和气。到了十五日,某君做了两边的主人,先到海天村,唤堂倌将三层楼、二层楼铺设得整整齐齐,到了午刻,诸名花陆续到来,某君一齐引进,到二层楼上,坐定之后,只见林黛玉穿一件素净湖色熟罗夹衫,如赵飞燕新浴兰汤,但觉秋水为神,琼花作骨,明眸善睐,皓齿流芳,嬉戏出自天然,娇态皆生风趣;又见陆兰芬穿一件雪红窄袖西缎金绣衫,如杨玉妃初酣御酒,带醉海棠的情形,但觉如兰斯馨,如花解语,艳夺明霞,朗含仙露,有初日芙蓉之态,有晓凤杨柳之神。某君向二人拱一拱手说道:“闻得你二人梅雪争春末肯降,据我看起来梅须逊雪三分白,雪亦输梅一段香,你二人可称为瑜亮并生,实难轩轾,我想你二人所以晓晓不休者,不过各要争一首座的位置,然牡丹为花王,兰花也称花王,究竟天无二日民无二王,我想民族上的王,固为第一,科甲上的状元亦为第一,我今品定黛玉为花王,兰芬且向百花头上开,拜为状元,众位花友以为如何?”大家齐赞妙极,二人亦各首肯。
  不一会,通上海有名的翩翩少年,联袂偕来,某君迎接上楼,当大众将方才的话,申说一番,于是大家各整衣冠,拜林黛玉为花王,洪文兰为花相,陆兰芬为花状元,金小宝为榜眼,张书玉为探花,小如意为传胪。拜定之后,各名花亦齐向黛玉、兰芬叩贺,然后或写匾额,或作贺对,或作评词,笔墨馨香,履舄交错,真个是瑶岛群仙,同朝金阙,瀛洲词客,共咏霓裳。
  月貌花肤,四座之衣冠楚楚,锦心绣口,九天之珠玉纷纷。如兹雅集,真算胜会。大家正在高兴,只听得门外三声炮响,一路吹吹打打,前呼后拥,抬着一个五品服饰的医王来,轿前轿后,扶护着七八个弟子,各人忙整衣冠,齐到楼下,迎接到三层楼上。祖荫恭身与各位相见,说道:“蒙诸位盛情,推崇小弟,小弟如何当得起。”某君替众人代表道:“现在医界颓败,那些医生们纯是守些旧闻,开些旧药,吾兄惯用新药,欲开医道中的新世界,非王而谁?不必谦逊,请上座罢。”大家扶了祖荫,到正中坐定。伶人作起细乐来,于是本门弟子先来拜祝,为首的青翰臣,举杯跪下祝道:“拜医王,正正堂堂,一代做个医国主,千秋配享神农皇。”医王接杯一饮而荆第二个浦少英,举杯跪下视道:“拜医王,大本领,好排场,横扫千人笔如刀,问甚么刘李朱张。”医王亦接杯饮过。第三个朱俊宝祝道:“拜医王,银是白,金是黄,日日财神来送宝,还他人情纸一张。”第四家铉章祝道:“拜医王,大富贵,亦寿康,当今夫谁与王敌,四海口碑名字香。”第五郭子英,祝道:“拜医王,乐徜徉,只要拿舵把得稳,那怕风浪起灾殃。”第六陈正铭祝道:“拜医王,大开新方,灵山会上抬猴枣,蝴蝶双飞梦一常”第七连捷三祝道:“拜医王,名达上苍,紫微宫中多疾病,上帝来召道巫阳。”八方联名,举杯跪下,众弟子一齐跪下,同声拜祝道;“拜医王,谨上表章,弟子稽首复顿首,各各诚恐亦诚惶。”医王-一接杯饮过,于是某君合众人一齐称觞拜祝,诸名花亦挨次上来拜过,然后按号分席而坐。堂倌先献上一套番菜,葡萄美酒,夜光名杯,大家轮流把盏,豁拳行令,真觉裙屐风流,觥筹交错,人人心畅,个个情欢。乃教各妓挨次唱戏,林黛玉先唱了空谷香上的一出《佛医新戏》,祝颂医王;金小宝唱一出独占;张书玉唱一出瑶台,觉得香心如诉,娇韵欲流;洪文兰唱昭关宛,是汪调,抑扬顿挫,感喟淋漓,加听李三郎击羯鼓,作渔阳三挝也;小如意唱《草桥关响》,遏行云,声震屋梁,李长胜、刘永春无以过之;末后陆兰芬唱《惊梦》,此出是兰芬擅长的,听得他唱起来,就像梦回莺啭,一字字听去,听到一声“爱好自天然,良辰美景奈何天”等处,觉得一缕幽香,从兰芬口中,摇漾出来,幽怨分明,心情毕露,真有天仙化人之妙。再听下去,到一例一例里神仙眷,甚良缘,把青春抛的远,座中有几个少年作客的,便觉字字打入心坎,浑如听得一声河满子,几乎双泪欲落。于是大家齐声赞道:“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能得几回闻,即此收场罢。”时已月上三更,众人也吃得玉山半颓了,遂各下楼,分别回家。正是:归去定知还向月,梦来何处更为云。再看下回分解。
(本文由古典书屋提供:www.txtshuwu.com)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关于我们 - - 网站地图 - 收藏古典书屋

Copyright@2012-2014 www.txtshuwu.com古典书屋 版权所有 沪ICP备12047218号

古典书屋-发扬国学,传播经典,感受古典文学魅力!致力于为热爱古典文学的网友提供优质便捷的阅读服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