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回 张善人卫生谈要略 钱塘县签票拿名医

作者:儒林医隐
  却说贝仲英因看病忙碌,自己发了劳倦,病了数天,有十余日未能看病,日日心绪不佳,一夜梦见张善人来拜,谆谆告诫道:“你之债已收尽,可以回去了。我即你之前身,姓张名善述,祖居杭州,家世素丰富,平生最喜欢周人之急,济人之困,凡遇瘟疫的年岁,施送灵药,因而救活的也不少,而我张氏一族,染疫气的,从来不多,因我最讲究卫生的法子,时时教导族人,族人也多感化讲究,故张氏一族,子孙今最繁衍,即卫生的效验也。谁可叹者,习俗移人,贤者不免,至今日亦渐渐不讲究了。今年杭城内外,又将遭瘟疫惨祸,其故由于街道污秽,一切恶毒之气,酿成微生物,一逢天雨,遂从沟渠流入河内开内,人吃了这水,碰着秽毒重的时候,即生疫病了。
  至于平常卫生的法则,尤与疫病有关系,今试将要紧数条,讲给你听听:第一要戒不洁,凡这疫虫的来路每每隐伏那污埃秽尘之内,人苟有隙缝可进,他即乘势而入,所以住宅之内,宜时时洒扫,内外衣服,宜常常洗涤,厨房之中,万要清洁,那些腐败及隔宿的食物,断断不可入口,坑厕不可接近,粪溺更当除净,庶几恶毒新疠气,无路可入,是为免疫。如果血脉偏行,因而饮食停滞,遇事则懒惰因循,种种毛病,亦每从此生出来,宜使身体时时小劳,则元气顺畅,血脉流通,饮食亦易于消化,疾病亦无从生了。要择食物,人之所以要食物的缘故有三:一使身体长大,二补身内所耗费的各料,三增添身体的热度。惟食物消化的时刻,有迟速难易之分,如稻米,则一时便能消化,鱼与苹果及兽肉均一时三十分,生鸡子、熟面、蚕豆均二时,牛奶二时十五分,鸡肉二时三十分,牛肉、煮鸡子、雏鸡肉、马铃薯均三时,面包胡萝卜三时十五分,牛酷、牡蛎三时三十分,芜菁菜三时三十分,咸牛肉四时十五分,猪肉四时三十分,物之消化的时刻快慢,大约如此。人常常拣容易消化的食之,则于身大有益处。以上各节,不过讲些卫生大略,然要端己不外乎此,你须切记在心,除自己奉行,并广劝世人,使人人略知卫生的道理,虽不能疾疫不生,总可以减少了。我因前生有功德于此一方,你即我的后身,理宜到此一方,大行医道,收前生的债,今债已加倍偿收,速速回去,无恋恋于此。
  第二要得日光,各种的病菌微生物等类,一逢日光即行消灭,放住室卧房总要使太阳光线透明,非但病菌微生物可以除却,而人身内大气得阳光照豁,一切除腐之气自能谢却,新鲜之气常能旺盛,尤可使身体强健,试看牧童樵夫终日在太阳之中暴晒,其身体比平人好几倍,即是这个道理。三要勤换气,人之一呼一吸摄取空中的养气,排出体内的炭气,人身气血方能清净,若此地炭气混入大气内较多,则便能害人。大数一室之内有炭气千份之一份,为合度。若室内极其狭小,而聚住多人,则养气不足,炭气愈积愈多,必至呼吸迫促,种种毛病从此生了。至于夜间炭火油灯,最容易变坏室中之气,早起尤必开窗放换,不使再吸入肺内,方免生玻第四要勤洗浴使身体洁净,不染垢污,机器不秽,则可经久,人身亦然。天热的时候,宜每日一次,天凉的时候宜七日两次,惟洗时不可在饭后两点钟内,因这时候血之功用正帮助胃中消化食物,治则引血外行,消化的力量必减少许多,恐有停滞等患也。第五要时时运动,安坐逸居,则元气郁滞此也。谨记吾言。我去也。”即飘然而去。
  仲英醒后,-一记得,用纸录下,想那张善人的说话,大有道理,欲回去又不忍,欲不回去又不好,镇日踌躇,不能决断。遂与夫人廉氏商议,廉氏道:“此时生意旺到极顶,那里拼得丢掉,况且历来详梦,都是反详的,丈夫不必疑虑,且做了几年,再作理会。”仲英实在也有此间乐不思蜀的意思,老马恋栈豆,那里肯舍此而去,听了夫人之话,遂决意不回,仍旧照常看玻且说钱塘县有个老举人,姓袁名前谋,他有个十余岁的爱女,患了损怯干劳之症,日日请医服药,也有数十帖了,谁知越吃越坏,毫无功效。那些医生的方子,无非是遵着那赵养葵的邪说,用六味丸补阴,八味丸补阳,那里晓得仲景先生的正法,是审知于劳将成损怯的症,必有瘀血在内,先用大黄、百劳丸等法去瘀血,生新血,然后用健中汤、复脉汤、薯预丸等加减,以祛病补虚。那俞嘉言先生又参用琼玉膏,合那大黄等早晚间服,是前圣后贤相传的心法。此等用六味、人味的先生们,那里知道,往往用些不着痛痒的方,俗谈所谓泥墙头的法子,吃得来不死不活,终至于钱也用尽了,人也死了的地位。
  这袁前谋的女儿,被那一般先生吃到脉息由促而结,由结而代,骨瘦如柴,时时心中悸动,虽人尚在地上,略能行动,已成了百日劳的绝症。此百日劳的毛病,若在脉息初见结象时,歇无定数,早用仲景先生的复脉汤法尚可挽回,若到脉息歇有定数将近百日之候,即使仲景先生复生,请他来医,也不得好了,做郎中的若看到此处,急宜说明要死的道理,早早回他,不可模糊招谤。那时袁荫谋的女儿已将近百日了,闻得贝仲英大名,想要请他来看,又出不起二十块洋钱,不得已东移西借,凑满了二十元,勉力的请来。仲英那能明白此等病情,一看是个小女子,心中也不经意,便糊胡涂涂的开了几味补药,打轿回去了。那晓得此病已到百日,刚刚仲英运气已退,碰在他钉子上,今夜吃下药去,明日死了。那袁荫谋好不伤心,切齿痛骂庸医杀人的王八蛋,继又想道:“背后骂他,也是无益。”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,便又到亲友处借了二十块洋钱,不动声色,亲自到仲英处来请,言昨日服了先生的方,今日大好,到底先生高明,名不虚传,再请先生今日早些驾临,将请封呈上。仲英不晓得人已死,只道真正大好,便得意洋洋的说道:“令爱若早些请我看,那毛病已好久了,幸亏今来请我,可以挽回得来,也是你的运气。”即收了请封,答应午后过来。荫谋即回去,吩咐家人,一切秘不声张,到了两点钟,仲英来到,荫谋恭恭敬敬的接将进去,说道:“适才小女稍能起来行动,此刻又疲倦些,睡在里面牀上。”仲英即走入第三进屋内,前谋已将中门关上,到得房内,没有些冷清清的光景,荫谋请仲英到牀边凳上坐下,将帐子微微揭开,请仲英诊脉,不诊时犹可,将手一按觉得冰冷彻骨,脉息全无,不觉大惊,吓了一跳,谅是人已死了,为何还来请我?回转头来向荫谋一看,见他面孔铁青,怒目睁睁。仲英究竟聪明,已猜到八九分,想道:是了,无非要敲我的竹杠,想我银子罢了。会过意来,也不做声,慢慢地跑到窗前桌子边椅上坐下,见桌子上纸笔墨匣早已端整,即拿一张纸提起笔来,写了一张赵家丰裕银号内的汇票一干两银子,画了花押,递与荫谋,荫谋看过说道:“方子是不错了,无奈分两还嫌轻些,当再加重可一眼就停妥了。”仲英无可如何,只得又写一张五百两的递给过来,荫谋方才笑容满面,教献茶来,取水烟袋来,又摆上些碟子水果糕饼之类,仲英也无心去吃,呷了一杯茶,抽了两口水烟,即匆匆辞了荫谋出来。荫谋送到外面,照旧付了轿钱,客客气气,送出门去。仲英受此闷气,回家之后,想想实在懊恼,又对人说不出来,因此气成了毛病,有二十余天不曾出去看玻过了两月,恰恰事有凑巧,祸不单行,这也是仲英医道不精,无一定主张的缘故。钱塘县城内大街上有个胡正荣,开着一个大书坊,年已五十左右,单单有一个独子,年纪十六岁,患了春温重症,盖因冬时受了寒邪,伏于少阴肾温,入春又感外邪,发于少阳胆经,此症轻者,只要用两帖加减葱白豆豉汤,或银翘散治之,数日即可愈了。或其人下元先虚,又重受外邪,喻加言谓之两感症,每每三日即死。今胡正荣之子,正患此症。
  第一次请仲英去看,用了一帖桂技汤,明日加重,又请去看,开了一帖黄芩汤,不料服下之后,到明朝刚刚第三日,竟尔死了。胡正荣痛不欲生,而于方子寒热,亦稍看得出,谓贝仲英昨日用热药,今日用寒药,杂乱无主,一定被他吃死的了,加以爱子心切,遂拿两张方子,请人写了一张状子,到钱塘县里去告状。正值知县桑少良升堂,那桑少良是个捐班出身,贪酒贪财的胡涂官,今日正吃了几斤绍兴酒,醉醺醺的出来坐堂,及至到得堂上,已沉沉欲睡,那胡正荣悲子心伤,一头手执状子,一头哭着,跪上去禀道:“大老爷在上,小人姓胡名正荣,住在大街上,开一个书坊,年已五十二岁,单有一子,今年十六岁,自正月二十八日患了毛病,请了一个医生贝仲英,他头一日开了一帖热药,第二日开了一帖寒药,小人的儿子,遂被他吃死了,求大老爷替小人作主。”带哭带诉的说上去,说罢,却不听见钱塘县开口,抬起头来一看,原来大老爷已睡着了。
  那胡正荣急起来,只得伏在地下大哭,钱塘县的跟班看看不象样,便来推醒了老爷,老爷睁开眼一看,心里明白,喝道:“你快些说上来。”胡正荣只得又诉了一遍,钱塘县的跟班,怕老爷再睡着,遂拿长烟袋装了一口烟送过来,钱塘县吸着烟,听完了,胡正荣遂把状子呈上去,钱塘县略略看过,便开口道:“据你说,这个医生,他会吃死你的儿子,是很可恶的了,本县准你的状子,你下去慢慢地候批。”胡正荣道:“就求大老爷派差去提他,小人的儿子死得好苦哟。”钱塘县沉吟了一回,说道:“这贝仲英既然害了你的儿子,你自然认得他了,你去赶紧把他捉来,本县一定替你重重的办他,快去拿来,限你今日就要找到,若是教他走了,拿不到,我是要找你的。”
  胡正荣道:“小人不能亲自去拿他,他是个发财的大医生,与那一班乡绅来往,总须求大老爷去提他才好。”钱塘县道:“你这人好不懂理,你既认得他,到不去找,我又不认得他,怎样去找他呢?总而言之,这等无关紧要的案情,一年也有二三百起,本县都叫原告自己去找来的,偏偏你这样的放刁,可恶可恶。”那跟班在旁听了,觉得太不象样子,又听得是个发财的医生,也可弄他数百吊钱,便到老爷眼前去踢踢他的脚,钱塘县会意过来,说道:“你方才的说话,倒也有理,本县替你去拿那医生就是了,回去在家候审罢。”胡正荣便叩了头下去。
  原来这胡涂官的奶奶甚是能干,也是个要钱的女太岁,但不比那桑少良又贪财,又胡涂,那奶奶平日里恐怕丈夫在堂审事一味胡涂,遇着那可赚钱的官司也一味不理,便弄不出钱来,所以预先与丈夫言明,凡堂上有人告状可弄钱的事情,我教你的跟班站在你旁,踢踢你的脚,你就答应下来,不可忘掉,牢牢记着。故方才跟班一踢他的脚,他就会意过来,当下签了一张朱票,差人到贝仲英家来提人。仲英正在那里诊病,做梦也想不到要吃官司,忽见差人手执朱票进来,倒吓呆了一边,及至问其来由,看了票上的情节,方知就里,也知自己开的方子,寒热参错的不好,不过这胡正荣也太恶了,当时与差人讲明银子,说:“等我讲过差房,我要加诉呈的。”那差人道:“现在这位太爷只要有钱便好说话了,贝先生既肯多用些,请个乡绅进去摸摸他的纱帽,这事便容易完结了。”仲英听了差人的言语,先开销了他的使用。付时赵封翁早已亡过,只得请了封翁之子竹生拿了七百两银子汇票,到县里去。那知县一见银票便欢喜着,满口答应道:“这些小事情都在兄弟身上,替贝先生开交便了。”当晚胡正荣被知县唤去说道:“医生替人家治病,生死乃是常事,从来没有加罪的,本县赏你三十块洋钱,作买棺之费,也算板周全你了。”胡正荣也无可奈何,只得答应,收了洋钱,谢了赏回去了。
  时正咸丰三年,粤匪猖獗,蹂躏各省,江南金陵已失,贼匪有窥杭州之意,后来打破杭州,那桑少良全家遇难,也是贪官的报应,天理昭彰的。赵竹生知金陵已失,遂挚家眷回湖州去,在祖遗城内旧宅,修理居祝料得粤贼如破了杭州,必打湖州,遂与城乡内外绅香,创办团练,保卫桑桎,后来浙江全省皆陷,贼目黄文金攻打湖州,公激励士卒,昼夜严防,大小数百余战,幸未即破。那湖州城三面临水,攻打本自不易,无奈黄老虎水陆环攻,日夜不息,公多方抵御,以待救兵,城随破随还者数次。时李公鸿章,督师江苏,力图收复,知公之贤,屡奏其功,文宗迭降恩诏,荐升公按察布政之职,后因孤城难守,公才可惜,欲大用之,文宗密谕李鸿章,伤公冲出重围,使署福建巡抚,从间道赴任,而公不忍众人皆死,我独幸生,得诏书悲泣,与众人挥涕而道:“誓以死守此城,城亡与亡。”
  卒以粮尽援绝,八个月而城破,公吞金不死,贼目以礼待公,生致公于苏州伪忠王,伪忠王闻公至,出郭十里迎接,待公以上宾之礼,厚其供奉,一切饮馔仆御女乐之类,曲意奉承,欲买公之心,冀公之为他用也。而公不为屈,后卒遇害,赐谥忠节,湖州建立专祠,至今春秋致祭,公子孙簪缨不绝,也是忠臣之报。
  再说贝仲英官司了结之后,在两月之内,连遭此变端,想着张善人告诫之言,欲回常州府去,又闻得南京已失,贼匪纷窜各处,常州恐亦难保,惟上海华洋杂处,有洋人保护,是个安乐之地,遂将家眷什物,搬到上海,在城内居祝到得杭州破时,仲英已回上海,不曾遭难,也是他前生为善的报应。
  仲英住在上海,也不行医,倒也肯做些好事,逢着那些穷苦的人,施给些钱米与他,逼着要赈荒的地方,也捐助一二百元,时行瘟疫的时候,又制了几种痧药,广为施送。长子文彬,已早与纫秋小姐完过姻事,到苏州去行医。次子祖荫也有七八岁了,请了一个先生教读,倒也资质聪敏,读了五六年书,开起笔来,教他做些文章,也一做就会。字也写得极好,又读了些医书,不过时好顽戏,不肯在书房内认真用功,时与一个书童周宝珊出去顽耍。这周宝珊俊秀伶俐,祖荫极欢喜他,虽不懂那诗书,也在书房内学会写几个字,后来同祖前私行出去,打茶围,耍娼家,被仲英知道了,打了一百板子,他怀恨在心,便偷了仲英二百块洋钱、两本方子,逃走出去,不知去向。那祖荫终是游荡惯了,正路功名上也不去巴结,专干时髦上讲究些外面应酬工夫,合了一班朋友,不时到歌台舞榭,醉月评花。
  二十二岁上仲英与他完姻,成亲之后,稍能在家用些功课,讲究些医学工夫。不料过了年余,旧性复发,仲英教训了几番,略为好些,然仍不全改,家财也被他用去不少。
  到了光绪初年,仲英想上海繁华之地,他已成习惯自然,不如使他进京,捐个京官,他志趣本大,又会应酬,到官场中去混混将来倒末可限量,遂与他二三万银子,差个老家人贝福同他进京。祖荫又私下挪借了二万银子,于十月初搭了轮船到天津,再雇驴车进京。进得京城,觉得首善之区真正甲于天下,说不尽那繁华景象,又纷纷下了一场大雪。正是:马骤车驰香雪海,天开地辟帝王州。且看下回分解。
(本文由古典书屋提供:www.txtshuwu.com)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关于我们 - - 网站地图 - 收藏古典书屋

Copyright@2012-2014 www.txtshuwu.com古典书屋 版权所有 沪ICP备12047218号

古典书屋-发扬国学,传播经典,感受古典文学魅力!致力于为热爱古典文学的网友提供优质便捷的阅读服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