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回 破除资格特赏优差 撇弃委员去充买办

作者:吴趼人
  且说田仰方递过去的不是别样东西,正是一张二百吊京钱的钱票子。巧铃接在手里道:“请陈大人自己留着罢,又赏我作甚么?”仰方道:“你就收了罢,客气甚么?”巧铃收了,仰方立起来要走。巧铃看见仰方殊无醋意,并且代送了赏钱来,便拿出从前的老面目相待,见仰方要去,便把脸一沉道:“椅子还没坐暖和,就拔碇了吗(拔碇,济南谚,言舍此他适也)?给我拉个寡去(拉寡,亦济南谚,谈天也。拉个寡,犹言谈几句天)。”仰方又坐下道:“拉甚么寡啊?”巧铃道:“你给我谢谢陈大人。”仰方道:“是这么一句要紧话!我今天有事,要先走了,改天再来。”巧铃不便再留,仰方便一路走到萧志何公馆里去。
  恰好遇见雨堂也在座,见了仰方,便问道:“正是,我正想奉访仰翁,请教一件事。从前这里派到上海去查访冒了矿局名字招股的鲁薇园,不知现在那里?”仰方道:“他自从奉委去后,并没有回过山东。后来打了个禀帖回来,说是所查的乔子迁早已闻风逃遁,不知去向。又附了一个请假回籍措资的禀,就此没回来过了。雨翁可是与他相识?”雨堂道:“我从前并不识他,不过在上海同过一两回席,方才接了上海朋友的信,托我查访查访。”仰方道:“薇园也很奇,连我这里也没信来。”
  正说话时,仰方的家人找到了说:“请老爷回去,院上有人送札子来了。”仰方听说,便辞了志何、雨堂回去,一路上满腹狐疑,不知是甚么札子?及至回到公馆,一脚才跨进大门,迎面一个人抢近前来,请了个安说:“给田大人道喜。札子已经送到上房去了。”仰方看时,却是抚院的号房。仰方到上房取札子一看,原来委了筹防局总办。这个本是道班的差,自己忽然以知府得了,不觉心中一喜,以为是放了一夜鞭炮之功,从丰赏了札费。那号房本来知道仰方出手阔绰的,所以等在那里,得了犒赏,自欢喜去了。仰方到了明天,不免上院谢委。同寅中都来和他道喜,自不必提。
  且说陈雨堂原是接了伊紫旒的信,访问鲁薇园踪迹。得了仰方的话,自写信去回复紫旒。你道紫旒要打听薇园做甚么?
  原来李闲士从苏州回来,知道薇园到广东去了,想起那二万五千头的存摺还不曾取回;问问店里经手,又说没有留下。到汇丰一查,说是已经某日取去了。闲土这一惊,非同小可。暗想:与薇园相识十多年,不曾见他干过靠不住的事,何以一旦如此?莫非他临行已经留下,是被店里经手的取去了?然而察看神色又不像。况且这经手的又是自己至亲,想来断不为此事,总是薇园拐去的了。
  据店里各人说,他因为查金矿的事到广东去了,这件事伊紫旒或者知道,他到广东住在那里,不免去看紫旒探问一切,谁知紫旒也不知道。闲士又不便说出被他拐了银子一节,只在那里皱眉搓手。紫旒见他这副情形,便道:“他是到广东查办事件的人,阁下如果有要紧事,要通信,只须广东有熟人,托人在各衙号房里总打听得出来。”闲士听了,只得说声领教。
  辞了回去。踌躇了一夜,莫说广东没有熟人;就是有熟人,打听着了,也不见得一封信就讨了回来,少不免要自家走一遭的了。想定了主意,便等到有广东船开时,附了轮船走到广东,遍处打听,那里有个影子?可怜跑了个空,垂头丧气回到上海,只得又去找紫旒。
  此时紫旒久已承受了许老十的书局,打听了几天,才见着了紫旒,诉说一切。紫旒也十分疑讶,暗想莫非回山东去了?
  看闲士情形,十分着急,料得他一定有要紧的事,因此写了一封信给陈雨堂,打听薇园踪迹。
  谁知鲁薇园当日见财起意,机械心生,拐了二万五千银子,上了广大轮船,说要到广东去,等送客的都走了,他却搬到通州船上,写了天津船票。轮船到了烟台,照例停泊,起卸货物,薇园却也就此带了行李登岸,投入客栈住下。他所带的家人,本来是山东登州人,到了烟台,已是登州地面,便算清工钱,另外给了他几个盘费,打发去了。到底是初次学做坏人,事事胆小,暂把姓名改变了,叫做张佐君。
  看官,他既然自己改换了姓名,我作书的也只得跟着称他做张佐君了。且说张佐君住了几天,等再有到天津的船来了,才附了船到天津去,住在佛照楼栈里。问他的原意,他本要借了闲士的一笔钱,进京去过个道班,也是他见财起意时的主意。
  及至到了船上,走到半路,忽然又深自懊悔起来,这二万多银子,不是小事,万一李闲士追究起来,寻着我的踪迹,控告起来,岂非身败名裂?因此失了主意,打发开家人,变了姓名,作一个暂时之计。到得天津,越想越不敢进京,住在客栈里,殊无聊赖。同寓的一个广东人,姓方,是一个贩货行商,大家叫他方老办,所住的房正与张佐君相对。住了几天,彼此出入相见,不免点头招呼,佐君从此算是得了一个朋友。他看见方老办天天忙着收甚么货,发甚么货,便动了心,暗想:我何不借着这笔银子也来经商?侥幸赚着了,就可以拿这一笔本钱还了闲土,免得失了交情。定了这个主意,便时常向方老办研究商务经络。方老办是个直爽人,凡是张佐君所请教的,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,因此两个成为知己。张佐君结识了一个方老办,未免跟着在外面应酬,便识了一班朋友。
  一天佐君正在栈里闷坐,忽然来了一个朋友看他,这个朋友叫杨荩臣,也是席面上展转相识的。见了佐君便道:“佐翁,连日看不见你,原来你在家里闷着。为甚不到外面去逛逛?”
  佐君道:“没个伴儿,就懒得出去。”荩臣道:“我今天备了个小酌,特来相邀,可以出去走走了。”佐君道:“怎好打搅?”
  荩臣道:“朋友们逢场作戏,说甚么打搅呢?”说着,便一定拉了同行。雇车到了侯家后一家南班子里去吃酒。同席的一个俞梅史,一个周济川,其余几个与我这书上无干的,也不必去记他了。荩臣一一介绍,代通了姓名。周济川是拿离士洋行的买办,俞梅史是新从上海来的,也是一个洋东打发他来找寻洋房,要开甚么洋行,顺便要招寻买办。自此之后,他们四个人便天天在一起,混了半个多月。
  忽然一天,说是俞梅史的洋东到了,这洋东名叫孩尼低,向在上海开了一家五金进口洋行,这回要到天津来开一家支行。
  所以先打发梅史来看房子,看定了,这洋东便亲自到了。梅史便起了忙头,霎时间置备中外木器,布置起来,还用了帐房、茶房、出店等人,即日开张。这洋行名叫加士梯。济川、荩臣、佐君等未免去和梅史道喜,梅史自然置酒相待。饮酒中问,梅史说道:“今日敝东说起,这加士梯的买办,就委兄弟做了。
  兄弟于市面上的事情虽还略知一二,但是孩尼低这回到天津,是兼办军装的,缺少了一个军装买办,你几位可替我想一个人出来?”济川道:“军装买办是和我们两路的,倒不必懂洋话,只要熟识官场门路便做得。”梅史道:“熟识官场门路倒不必,只要熟悉官场的应酬规矩,自己有了个二百五的功名就可以做得。至于门路一层,只要慢慢走起来,就会熟的。况且名片上头刻了某某洋行的字样,那官场中自然另眼相看。”济川道:“只是一时那里去找这个人?”荩臣拍手道:“现成放着的不要,你们还向那里去找?”众人愕然问是那个?荩臣道:“佐君兄左右闲着没事,不就干了?”佐君道:“兄弟却向来没干过这些事,恐怕办不妥,并且也不懂得。”梅史道:“这是一件极容易的事情,只要结识几个官场,揽着了生意,从中分你一股佣钱。平常日子不支薪水,如果揽了一票几十万的大生意,除佣钱之外,并且可把你为这票生意应酬所用的钱,开出帐来,行里一一还你。佐翁如果肯屈尊,就是这个办法。明天先去见见洋东。”佐君道:“且待兄弟打算过,明天给梅翁回话罢。”当下酒散回去,佐君独自一个盘算了一夜,没个主意,到了天明,便去请教方老办,把一切情形都告诉了。方老办仔细想了一想道:“若是上海分过来的支行,便应该用上海的行名。
  我在上海年数也不少;过往的次数也多;交易往来也不少,从没有听见一个加士梯的军装洋行。这还不必深究。但不知他请你做买办,有叫你垫钱没有?”佐君道:“这倒没有。”方老办道:“据我看,这件事未必是好事。但是佐翁左右没有事办,便接了他也不妨,不过处处都要自己小心罢了。倘或有时说有一件甚么事情,或是甚么生意,要你垫钱,那可不要答应他。”
  佐君领教过后,便辞了回房。心想依了方老办的话,左右是个不用本钱的生意,做得着,我便分着佣钱,做不着,我也不担甚么处分,顶多不过应酬上面白化几文罢了。想定了,便去到加士梯洋行。梅史道:“昨天所谈的,想已定了主意?”佐君道:“承梅翁的照应,有甚么不定之理?但是兄弟初出茅庐,一切都不懂得,事事都要求指教罢了。”梅史道:“大家都是在外面混的,有甚事情,彼此都好商量。佐翁既然答应了,我们可一同进去见见洋东。”佐君答应了,一同进去。所有问答,都由梅史翻译传递,谈了一会,便一同出来。梅史请佐君把行李搬来,佐君乐得依从,从此便在加士梯行里住下。
  梅史又教他印了些外国式小名片,上而刻着:“加士梯洋行经理军装处分省补用知府张辅字佐君”。一切预备停当,梅史便约了外国人去拜客。备了三乘轿子,三个人分坐了,到甚么善后局、洋务局、制造局,东局、关道、天津府、天津县等处,排日去拜会。官场中人听说外国人来了,便如迎接丹诏一般,开了中门,延请相见。又是甚么香宾酒、洋点心、水果等相待。每到一处,见的虽是总办,佐君却打听了有几个委员、师爷,一一都投过一张片子,以为将来应酬地步。忙过四五天,各处客都拜过了,内中也有来回拜的。佐君从此便在侯家后一带应酬起来。一连混了一个多月,没有丝毫生意,心中慢慢的有点悔意。忽然一天接了一封信,拆开一看,却是善后局提调伍太守请客,约定晚上七下钟在大房子秀玲家,并有“千万请到,大有机缘”的话。佐君便等到晚上,坐了车子去。伍太守接着,寒喧已毕,伍太守说道:“兄弟今天并不请客,不过在这里摆个半桌(天津妓家有此风气),所请除了佐翁之外,只有一个人,却是佐翁不曾会过的,等一会兄弟介绍你们相见,或者有个交易。”佐君道:“多谢费心得很,事成自当报谢。”伍太守也谦逊了两句,便去与秀玲兜搭,过了一会,外场报客到,伍太守连忙敛容迎接,一面指与佐君相见,说道:“这一位是现在这里督宪的孙少大人。”又对孙少大人道:“这是加士梯洋行军装买办张守佐君。”彼此一揖就坐。秀玲便招呼摆席。孙少大人道:“再没客了么?”伍太守道:“今日是专诚请孙少大人来奉谈儿句,因为佐卿不是外人,才请来奉陪的。”孙少大人道:“天津现成有军装洋行在这里,怎么我们老头子尽着叫人到上海去买?这也无谓极了。”伍太守道:“正是为了这个,请孙少大人来商量。”不知商量些甚么,且听下回分解。
(本文由古典书屋提供:www.txtshuwu.com)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关于我们 - - 网站地图 - 收藏古典书屋

Copyright@2012-2014 www.txtshuwu.com古典书屋 版权所有 沪ICP备12047218号

古典书屋-发扬国学,传播经典,感受古典文学魅力!致力于为热爱古典文学的网友提供优质便捷的阅读服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