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回 十二金卖去一员督抚 两封书送来无限...

作者:吴趼人
  且说陈雨堂这个人,他祖上本是山东老州县,他曾祖及祖父,都是在山东有名的能员,便是他父亲,也是个山东候补县,署过诸城、峄县,与及梁山泊所在的恽城县,不是苦缺,便是要缺。雨堂随宦在山东,也捐了个盐大使,在山东候补,意思想得一个劳绩保举,便可过个县班,谁知他生性率直,容易得罪人,混了几年,非但不曾得着保举,并且连本有的功名也被上司奏参了。后来他父亲过了,起服之后,他仍然捐了一个二百五的双月知县,在山东当过几年差。他既在山东三四代之久,寅僚旧好总多,易于照应。那一班没有差使的黑州县,看见他未免因羡生妒,因妒生恨;因恨便生出倾轧来。思量要攻击他,说他未曾到省人员,冒当地方差使。这是官场中的生性如此,习惯如此,不足为奇的。雨堂得了这个信息,恐怕连这个二百五的功名都干掉了,便忙着跑到上海来,避一避这个锋头。
  谁知一到上海之后,嫖了个不亦乐乎,把祖上挣下来的宦囊散个罄尽;便是几件衣服,也闹的典尽当光,弄到这步天地。
  却有一层好处,到底是书香人家出身,所有银钱、衣服、古玩等件,都看得不甚贵重,随便当当卖卖,也不甚计论价值,只有那两箱字画碑帖,却看得如性命一般,凭是怎样穷煞饿煞,总不肯当卖。常对人说:“我他日如果做了叫花子,也要搂着这几卷纸片儿求乞的。”就以这两轴赵文敏八骏图、米南官长手卷而论,两件东西合起来,当日有人出过千金之价的;如今被老婆轻轻的卖了十二块洋钱,如何不气?气得他顿一回足,拍一回桌子,嘴里咕哝咕哝的也不知说些甚么了。忽然一阵目瞪口呆的,直挺挺的坐着,那眼泪如断线珍珠般乱滚下来。
  老婆看见了,不觉冷笑道:“从前当卖尽多少金珠,不曾听见你说过一声可惜,此刻只卖了两个纸卷儿,便那么肉麻起来。”雨堂直跳起来道:“你懂得甚么?那一幅八骏图不算数,单是这一个手卷,我老太爷到京引见时,带着这手卷去,因为卷上有潘文恭公的题跋,便把他送到潘大军机府上,求潘大军机也题一题。谁知潘大军机看中了,叫人示意给我老太爷说,这卷东西,如果肯送给他,他可以写信给山东抚台和河道总督,觑便在河工抢险劳绩案内开一个随折保举,从知县上一下子就可以成了道台,以后还好好的栽培他一个督抚。是我老太爷因为这东西是自己祖上传下来的,不肯送人,所以混了一辈子还是个知县。此刻被你十二块钱卖了我家一个督抚,你说伤心不伤心!”说着索性号啕大哭起来。
  老婆听了这一番括,不觉也直跳起来道:“你不要撒赖我,我不信潘大军机是个三岁小孩子,贪你家一个破纸卷儿,便肯拿一个督抚来换。你家老太爷又不是个傻子,放着现成督抚不做,死搂着那么个纸卷儿。你既然知道这东西可以换个督抚的,你为甚不拿去换一个来做做?此刻东西卖掉了,却拿这些不相干的话来撒赖我。你不要拿督抚来吓我,我娘家也是做官人家,莫说督抚,便是候选督捕府的衔牌,我家祠堂里也有两三对呢!”
  雨堂听了,又是好气,又是好笑,被他一篇胡涂话,反闹得无言可答。含着两眶眼泪,立起来出门去了。无精打彩的走到了北协诚,开了一只灯,喳喳喳的尽着吸烟。
  这一天竟是饥不知食,渴不知饮,昏昏沉沉的在烟榻上过了一天。直到天将入黑时,方才惘惘然出了北协诚。正在怅怅然无所之的时候,忽然迎面来了一个人,一把抓住了,说道:“雨堂兄,那里去?”雨堂定睛看时,原来是萧志何。志何接着说道:“你可知道,陈蕙裳做了抚台了!”雨堂愣然道:“这是那里来的话?他此刻不过是个臬台,怎么平空的超越起来?
  可知道放的是那一省?”志何道:“就在山东。因为湖广总督召入军机,山东抚台(即五少大人之父也)升了湖广总督,着速赴新任,毋庸来京,却把贵州抚台调了山东。”雨堂道:“闹了半天,原是与他不相干。”志何道:“还有下文呢。这位新调东抚,着速来京陛见,未到任以前,着陈某人护理。你想,贵州这条路多远,还要入京,他这一护理,不一年也要半载呢!我正要来找你,可要到山东走一次?我也奉陪。”雨堂道:“这话可是真的?”志何道:“我方才到上海道衙门里去,亲眼看见官电,如何不真?”雨堂道:“这也奇怪,现成放着藩台在那里,怎么派了臬台护院?这件事到底有点可疑。”志何道:“亏你还是几代官场!大凡护院,本是两司都可以做得的,只看上头的意思罢了。此刻且不必争,明日见了报,便可见我是撒谎不是。我只问你一句,譬如是真的,你到山东去不去?”雨堂道:他是我老人家的门生,十来年间,被他由佐杂巴到了抚台,我如何不去谋一个事?其实我一向就想去找他;因为他只是个臬司,手底下没有甚么好差使,只巴望他升了藩司,我就要去了,何况是个抚台?这信息如果是真的,我一定要去。”志何道:“明天在那里看你呢?”雨堂道:“我一两点钟总在北协诚。”志何道:“如此,明天会罢!我此刻还有点事情去。”说着,拱手别去。
  雨堂一个人独自沉吟道:“平空遇了他来,和我捣鬼,不信陈蕙裳就会护院起来,想是他们知道我穷极了,故意造这些谣言来怄我。”一面想着,一面信步行去,不觉已经到家。想起老婆的蛮不懂理,心里懊悔回来,但是已经到了,只得推门进去。只见自己老婆和一个男干对坐着吃饭,不觉吃了一惊。
  连忙跨入屋里一看,原来是自己妻舅,从江阴来的。彼此相见,问起来意,方知道丈母病重,思念女儿,专打发儿子来接女儿归宁的。姊弟两个商量连夜动身,正苦等雨堂不回来,没得主意。此刻看见他回来了,便告知此意。雨堂沉吟道:“你回去也好。服侍得外母好了,你也可以多住几天,因为我这两天里头也打算到山东去。等我到了山东得了差使,看定了公馆,再写信接你。”老婆道:“你不要还是怄气,我不定,从没有听见过你说走,我偶然回娘家去,你也到山东去了,天下有这等巧事?”雨堂道:“忘八蛋骗你。
  方才萧志何告诉我的,说陈蕙裳做了山东抚台,约我同去的。
  但是确不确还未可定,如果是确的,我就一定要走。”老婆道:“不确呢?”雨堂道:“不确的,我还去做甚么?只等明天早起看了报就知道了。”老婆道:“你既然要去山东,我把儿子带去罢。”雨堂道:“他正在读书的时候,由他在我身边的好。”
  老婆道:“我们马上动身,盘缠也不曾有。”雨堂连忙道:“此刻鬼捉住我,要我出一文钱买命也没有。”老婆照脸啐了一口,妻舅忙道:“不要紧,我带着现成的。坐江轮到江阴,有限几个钱。”老婆道:“我一场回去,也要买点东西给娘。”
  妻舅道:“娘此刻是急于要见你,并不是要贪你的东西;况且动身得匆忙,就不买东西回去,娘也不怪你,别人也不笑你的。老实点罢。”当下吃完了晚饭,便打点行李,姊弟两个附了长江轮船去了。
  雨堂不知陈蕙裳护院的信息真假,终夜打算,不曾合眼。一到天亮,便叫用的一个老妈子出去买一张报来看。谁知那买来的是一张《游戏报》,没有上谕的,不禁嗒然,只得自己走出去找了来看。谁知果然是真的,照着志何昨天所说,一字不差,不觉喜得他手舞足蹈起来。恩量怎样弄点盘缠动身。想来想去,只有紫旒。便一口气跑到二马路书局里。紫旒方才起来,一见了雨堂,便连连作揖道:“恭喜,恭喜!”雨堂愕然道:“甚么喜?”紫旒道:“世兄弟做了抚台,怕不提挈你升官发财么?还不是喜?”雨堂道:“你真是用了耳报神的,怎么就知道了?”紫旒道:“我们好朋友,是事事关心的,怎么不知道?”雨堂道:“我正是为了这个来和你商量呢!你知道我的,一个大没有,还欠了三四个月的房钱,怎么动得了身?”紫旒道:“这个怕甚么?我们朋友总要帮忙的。昨天萧志何已经对我说过了,他要约你同去。他和陈中丞虽然相识,然而交情没有你的深,不怕他是个知府,只怕这回到了山东,他还要仰仗你呢!”雨堂道:“这也不见得。”紫旒道:“这是明摆着的情形,你又何必客气?”雨堂道:“这是护理的事情,我们要走马上就要走了,求你代我筹点盘缠,不知可以不可以?”紫旒道:“可以,可以,我总尽力就是。”雨堂大喜,谢了又谢。
  紫旒又请他同到九华楼吃了点心,雨堂方才回家。到得饭后,便走到北协诚去等萧志何。先对着阿大乱吹了一阵,到了一点多钟,只见紫旒的家人送来一封信,另外沉甸甸的一包东西,交给雨堂道:“我们老爷送给陈老爷的。”雨堂接过来,捏一捏那包东西象是洋钱,连忙坐起来,拆开那封信一看,上写着:因恐足下急用,先筹呈五十番,请即检收,然弟力亦尽于此矣!即夕设席花锦楼,恭饯行旌,乞勿吝玉。雨堂大哥鉴,紫旒顿首。雨堂看罢,不胜欢喜,连忙打开纸包点一点数,却是三十元洋钱,二十元钞票。便对来人道:“不错了,我收到了,请你回去上复你们老爷,说谢谢。”家人道:“今天晚六点钟同安里,务必请老爷到。”雨堂道:“知道了。我到,我到。”
  那家人才去了,志何便到。一见面,便道:“如何?我不撒谎罢?我打听得后天就有烟台船了,我们来得及走罢?”雨堂道:“没有甚么来不及,只要有钱便得。”志何道:“你还差多少?”雨堂道:“方才紫旒送了五十元来,再能筹得百金,便可以将就动身了”。志何道:“这个容易,我等一等和你送来。但是你准定后天能走才好。”雨堂道:“只要有了钱,没有来不及的事。”志何又谈了几旬,便起身去了。雨堂有事在心,赶着过足了瘾,便回家去料理一切。先拿出当票来,拣要用的衣服赎了几件。真是事忙嫌日短,不觉又是上灯时候了。便交代老妈子安顿小孩子吃饭,自己走到花锦楼处,紫旒、志何已经在那里了。志何见面之后,便塞过一卷钞票给雨堂,雨堂接过放在身边。陆续客到了,一席花酒,无非是酒肉叫嚣,不必多叙。
  且说雨堂得了志何一百元之后,次日便又赎了两件行头,料理清房钱,收拾好细软,将几件木器寄在紫旒书局里。胡乱过了一天,便开发了老妈子,退了房子,带了儿子跟志何动身去了。临动身时,才写了一封信通知老婆,及告知山东收信地址。船到烟台之后,便起早兼程,赶到济南,一路上的盘费,都是志何报效的,自不必说。到得济南,志何本有公馆在那里的,便一齐搬到萧公馆里去,安息一天,便去上院。那位陈护院,果然一见了面便极道契阔,答应了弄一个好差使,雨堂自是欢喜。因为住在志何处不便,自己另外找了房子,把从前分寄在人家的木器家伙取些回来,自立门面,专等札子,谁知等了一个月,绝无消息,每上院又必见;每见必面允给差,却只不动公事。雨堂不觉支持不祝正在无可生发的时候,忽然一天连接了两封江阴来信,知道丈母死了,不觉异想天开的生出一个筹款的法子来。要知是何法子,且听下回分解。
(本文由古典书屋提供:www.txtshuwu.com)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关于我们 - - 网站地图 - 收藏古典书屋

Copyright@2012-2014 www.txtshuwu.com古典书屋 版权所有 沪ICP备12047218号

古典书屋-发扬国学,传播经典,感受古典文学魅力!致力于为热爱古典文学的网友提供优质便捷的阅读服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