暇豫歌

作者:先秦无名
  暇豫之吾吾不如鸟鸟。人皆集于菀。
  已独集于枯。
  〖《国语》曰:骊姬告优施曰:君既许我杀太子而立奚齐矣。吾难里克。使优施饮里克酒。中饮。优施起舞。谓里克妻曰:主盍啗我。我教兹暇豫事君。乃歌曰云云。里克笑曰:何谓苑。何谓枯。优施曰:其母为夫人。其子为君。可不谓苑乎。其母既死。其子又有谤。可不谓枯乎。枯且有伤。优施出。里克不餐而寝。夜半。召优施曰:曩而言戏乎。抑有所闻之乎。曰:然。君既许杀太子而立奚齐。里克曰:中立其免乎。优施曰:免。〗
  暇豫之吾吾不如鸟乌。人皆集於菀。己独集於枯。(○《《国语》·晋语二》。《文选》二十九曹摅感旧诗注。《御览》四百六十九。《诗纪》前集二。)逯钦立 编《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》
(本文由古典书屋提供:www.txtshuwu.com)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关于我们 - - 网站地图 - 收藏古典书屋

Copyright@2012-2014 www.txtshuwu.com古典书屋 版权所有 沪ICP备12047218号

古典书屋-发扬国学,传播经典,感受古典文学魅力!致力于为热爱古典文学的网友提供优质便捷的阅读服务!